四川西北九顶山——谁在守护山中生灵

岷山山系的九顶山,相比于峨眉山、贡嘎山等四川的名山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名气。但正是这样一处很少被外界关注的地方,生存着大量濒危珍稀的动植物。近几十年来,随着经济利益的趋使,盗猎活动在这里愈演愈烈,为了保护野生动物的家园,一位羌族老人建立了“茂县九顶山野生动植物之友协会”,担负起庇护九顶山生态环境的使命。

骤雨初歇

密布的乌云间隙里,泛白的太阳投射出柱状的光芒,洒落在山下的岷江河谷里。丝带一般的云雾开始升腾形成,缠绕在九顶山主峰狮子王峰的腰部,为满眼的绿色披上了一道白色的哈达。九顶山的春天真真切切地到来了。

“趁着雨停了,我们还是加快点儿速度,按照这速度,我们今天估计很晚才能到巡护营地。”余家华操着一口川腔不缓不慢地边和我说,边背起竹背篓向上走去。他是四川省茂县凤仪镇茶山村克都组的村民,这次来九顶山,源自一年多前和他的约定。与上一次见他时候相比,这位羌族老人的质朴和笑容依然未变,只是面容增添了几分风霜。

九顶山——四川的非著名山峰同样精彩

第一次见到余家华,是我2012年在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 WCS)中国项目部工作期间,当时我负责“中国野生生物卫士”的评选项目,获奖的组织中正有余家华所代表的“茂县九顶山野生动植物之友协会”。在颁奖典礼的当天,这位来自四川偏远山村的老人,身着粗麻布做成的羌族服装,黑里泛红的面庞透着激动的神情。浓重的乡音和言语的紧张让他的讲话显得磕磕绊绊,并不顺畅,可这些丝毫没有减少在场的人对他的尊敬,相反,很多人因为这份朴实而对他更加敬重。就是这样一位普通的老人,虽远在偏僻的山区,却自发创办了九顶山野生动植物之友协会,并且十余年里,持续开展着巡护和反盗猎活动,保护了野生动物和他自己所生活的家园的自然环境。在那次会上,我和他约定,要来九顶山看他,看他言语描述和用相机记录下的自然环境。

心愿在今天得以实现。当时申报材料上的文字描述,以及各种精彩的图片,与我面前顶着白色云雾的九顶山逐渐开始对上了号。

对于九顶山,很多人并不是很了解。这里距离九寨沟不远,虽然有着美丽的风景和众多的野生动物,但是在四川这样有着诸多世界级景观的省份,名气并不突出。地处四川西北部的九顶山,位于岷山山系龙门山脉中部,是四川盆地西缘山地的一部分,为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它地处绵竹、什邡和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的分界线上,雄踞龙门山脉群峰之首的顶峰狮子王峰海拔4989米,俯视着岷江从山脚奔腾而过。

我这次随保护队要去巡查的地方就位于狮子王峰的西坡,岷江的东岸。岷江自青藏高原边缘劈开山谷奔涌而下,两岸雄山对峙,特殊的屏障式山势,使得青藏高原的大气环流与湿热气团在这里形成了交汇带,从而具有明显的亚热带湿润气候特点。这里几乎没有遭受第四纪冰川的侵袭,仿佛上帝为动植物开辟的避难所,保存着相对完整的自然生态系统和较为典型的垂直植被带谱。

这里曾有数千只麝

对于九顶山丰富的野生动物,生于此地长于此地的余家华有着最直观的感受。“1983年那会儿,我和弟弟余家贵开始养牦牛,经常要去接近山顶的地方去放牧,那里海拔超过3000米,野生动物多得很。上世纪80年代放牧时,不管你走到高山还是矮山,不管你走的时间长还是时间短,顺着小路,随便哪里都能看到十几二十几只马麝。”据他介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林麝和马麝在九顶山可能有数千只,斑羚有上万只。

拥有珍贵而丰富的野生动植物资源,让九顶山在1999年1月6日被设立为四川省的省级自然保护区。因为九顶山所在的山系在大熊猫的分布区之内,所以当时建立保护区的主要目的是保护大熊猫栖息地以及山地生物多样性。保护区境内除了国宝大熊猫和余家华说的林麝、马麝、斑羚外,川金丝猴、扭角羚、云豹和绿尾虹雉等也不罕见。这些如今在其他地区几乎难以谋面的珍惜野生动物,对我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但是余家华他们此前主要的巡护区域,并不位于九顶山自然保护区范围内。从他们村出来。爬山半个多小时能够到达一个叫“癞肚坪”的地方,那里其实就是山上的一大片草坪。以下是村民的田地,从这里再往上,就开始进入到历史上没有遭过灭绝性砍伐,受人类活动影响不严重的森林。

“从癞肚坪往上直到山脊,是我们主要的巡护区域。但是我们人数有限,时间也有限,所以这些年来主要巡护主峰的西坡和北坡,而且很多协会会员家放养的牦牛也是在这些区域,他们巡护有动力。”余家华还告诉我,东坡比较远,那里属于保护区的辖区;而南坡开发得比较严重,旅游的人也多,所以他们去的很少。

在癞肚坪,春风和雨露已经给这片荒芜了一冬的大地铺上了开满鲜花的草毯。村民散放的山羊在享受着美味,所以一片狼藉不堪的地方特别的扎眼,余家华说:“这里是野猪拱过的地方,他们应该今儿早上刚刚在这里吃过早点,你看,这些就是他们的蹄印。”近些年来,野猪是当地数量恢复最快的大型野生兽类,他们繁殖能力能力比较强,而且大型猫科动物等天敌如今基本不存在了。

“虽然这里的林子并不是很理想,但是灌丛比较多,还有草坪可以觅食,所以锦鸡和野猪都很容易见到。”似乎是为了证明他说的话,一声高亢的锦鸡叫声很快从林缘的灌丛中传来。他说的锦鸡指的是红腹锦鸡,属手中国特有的一种羽色华丽的雉鸡。红腹锦鸡我此前只见过两次,分别是在贵州的梵净山保护区和四川的唐家河保护区,其雄鸟红羽金冠,仿佛传说中的凤凰。

流传千年的狩猎规则受到侵犯与无视

翻过癞肚坪,进入了人迹罕至的森林,似乎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和数十年前的九顶山有几分神似的世界。针阔混交林内,白色和黄色的真菌在雨水的滋润下,开始破土而出;缤纷的杜鹃花瓣或悬挂在枝头,或散落在!地上;树林的间隙、阳光能够照射到的地方,报春花和全缘叶绿绒蒿已经擎起花伞迎接春天的雨露。据余家华讲,这里能看到很多小鸟,勺鸡和红腹锦鸡都藏身在这里,运气好的话还能够看到黑熊和林麝。

黑熊在野外不遇到也罢,尤其是在这种林子里和这种猛兽狭路相逢,邪可不是勇者胜的事,而是能否活命的事了。而林麝和马麝据说这里遇见的几率还是很高,也是我十分向往的神秘动物。很多人在日常生活里都听说过麝香这个东西,因为据说它具有神奇的药用功效,但是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麝香的来源就是林麝和马麝,而要获取麝香,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死它们。“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正是由于它们身怀宝物——麝香,麝香的名气让它们惨遭人类的追逐与杀戮。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九顶山的林麝起码有数千只,现在已经减少至140 -150只:另外一种麝——马麝曾经的数量也很多,现在也已经只剩150-160只。而导致这种数量急剧变化的原因,就是人们为了谋取麝香。

山里人都靠山吃山,打猎在以前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余家华兄弟四十多年前也打过。当地人说:“我们打猎都是守规矩的。比方说,‘打大不打小,打公不打母’,怀孕的母兽当然更不能打。这些规矩,流传几千年了。那时猎人也很多,可你爬到九顶山上,到处都能看到动物在跑,在跳。不管猎人怎么打,动物数量没有少。羚羊吃草,豹子吃羚羊,猎人打豹子,世世代代这么过下来。”但是,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野生动物的市场价值越来越高。刚开始还只是麝香这些药材吃香,接下来,城里人又开始热衷于吃野味了,于是猎人们频繁地进山,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便遭了殃。巡山队员纷纷诉苦水:“他们规矩也不管了,什么都打,来钱快啊。麝香也涨价,几百元一两了。打到公麝,在肚脐上开个口,取出麝香,麝的尸体就丢在那儿,惨不忍睹。”

1983年起,余家华和弟弟余家贵开始养牦牛,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兄弟俩看见了越来越多对野生动物造成伤害的现象。最初,兄弟俩还没太在意,可是到了20世纪90年代,放牧时能够与野生动物相遇几乎就成了奇迹。到1995年,九顶山的金钱豹、云豹和青麂已经绝种,其他动物也濒临灭绝。有的猎人打不到猎物,就会偷杀巡山队员的牦牛,甚至放火烧山,把野生动物驱赶出来。周围的诸多村镇将九顶山团团围住,其他山脉的动物几乎无法迁移过来,如果再这样打下去,九顶山将再也见不到野生动物的身影。

短短十几年,余家兄弟亲眼目睹这急剧的变化,在他们朴素的意识中,让九顶山的野生动物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绝种,是一件对不起子孙的事。于是他们兄弟俩在放牦牛之余又多了一件事情:反盗猎。

捕捉野生动物的凶器堆成了一座小山,这是他最痛恨的东西

“我们兄弟两个开始巡山。见钢丝套就拆,挖坑,深埋。见猎人就劝,劝不下,有时还动手。巡山的工作,主要就是拆除捕兽工具,阻止盗猎行为。一年要拆掉多少钢丝套?那个数字很吓人,有上万根。”在余家华的屋外墙角边,钢绳、钢圈和铁夹等捕捉野生动物的“凶器”堆成了一座小山。这是他最痛恨的东西。

钢丝绳绑在林子里,十年、二十年也不会烂,一个猎人一季能布一千多根。半年一年后他去别的地方下套了,这些绳套也不撤走,它们始终是野生动物潜在的威胁,才产下一两个月的小兽更是逃不脱,踩上就是个死。欲壑难填的市场需求加之这种“物廉价美”的捕猎工具,让九顶山上的羚牛、黑熊、红腹锦鸡、绿尾虹雉、斑羚等野生动物与林麝和马麝一样,也都经历了类似的数量变化。

来九顶山之前,曾经来过这里的野生动物摄影师奚志农先生告诉我,九顶山的坡是一路坡赶坡。我虽在他的提醒下有了心理准备,还是没想到爬山的难度是如此之大——动辄50度的斜坡,爬山的时候脚只能刚好踏稳,让人实在有些吃不消。可是随着海拔高度的提升,沿途看到的动物痕迹确实是越来越多,余家华也不断地回忆自己之前在这里那里见到动物的情形: “在我们经常巡护的小范围内,现在野生动物已经恢复得很好:林麝已经发展有三十多头,马麝有四十多头,斑羚有一百多只,红腹锦鸡到处都能看到,就是扭角羚还很少,2000年左右剩下的有十来只,但现在有一两年没见过面了。”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终于到了高山流石滩地带的边缘。流石滩是马麝和绿尾虹雉时常出没的地带,马麝的毛色让它和流石滩的环境近乎融为一体,很难被发现,所以想要拍摄它们并不容易,但是对于盗猎分子来说,他们不需要寻找,只需要依照经验,在它们经常活动或者路过的路径上设下钢丝套,就可以坐收渔利。毫不起眼的钢丝套不仅威胁着马麝,包括绿尾虹雉也不能幸免。绿尾虹雉是我最喜欢的一种雉鸡,我曾经在四川的唐家河自然保护区与它近距离地面对面对视过,它黑黑的铁嘴、脖颈上惊艳的古铜色羽毛和背部次序过渡的蓝色覆羽,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磨灭。而且想要拍摄绿尾虹雉,接近它们也需要一定的技巧:你发现它们之后,最好绕着走,躲在岩石、灌丛的后面,这样的话你可以靠得很近,它们如果没察觉到你,就不会飞走。

在野外拍摄野生动物,近距离拍摄永远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傍晚爬到山顶营地后,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四处寻找,第二天早上也早早起床,期冀能够见到这云雾之中的彩虹之鸟,但总是缘悭一面。虽然机遇不佳,但是这样的情形也给了我更多和余家华聊天的机会,也对九顶山和他们协会的情况有了更多的了解。在刚开始反盗猎的时候,余家兄弟反盗猎的办法是讲道理,没收猎物,后来就收缴枪支,然后交给林业公安部门。不过有时候,盗猎者的话又让他们觉得自己不那么理直气壮。人家说:你是干什么的,凭什么不许我们打猎,你有啥权力,有证件吗?余家华说:“一问到证件,我们就傻了眼,虽然我们做的是对的事情,但是却没办法反驳人家。”2004年,四川省茂县外援办主任刘志高和联合国志愿人员张义平听说了余家华的难处,建议他成立一个农民协会。“我们协会是2004年10月14日正式批下来的,全称是‘四川茂县九顶山野生动植物之友协会’。”这是四川省第一个以保护野生动植物为主旨的农民协会。协会成立之后,经过他们的努力和当地林业公安的配合,抓住了不少盗猎分子,让这些认为自己打个动物不会受到法律惩处的人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遗憾的是,直到下山,我都没有能够看到绿尾虹雉和马麝,很是有些泄气,即便知道野外就是这样,但是依然心有不甘。而余家华却丝毫不介意陪着我白爬一趟山,反而笑着安慰我说:“过阵子再来嘛,等雪化了,路好走了再说。反正马麝们和绿尾虹雉都在,又跑不了,更不用担心被偷猎了。”看着眼前的这位老人,仰望着远方高处的狮子王峰,我内心里一阵翻涌。可能正是这种淡然和内心永不放弃的希望,让他成为了九顶山的代言人,如同那高高在上的狮子王峰,守护着这片山林。同时也有一丝担忧,不知道当他不能再上山之后,这座大山是否仍会有这么执著和笃定的守护者,后来人是否会有他这样的乐观和坚韧?

发两个godaddy的优惠码

发两个godaddy的优惠码

一个是gmail推送的 com首年2.95美元 次年7.99美元 没有用过 不知道能不能用 各位可以试下子

优惠码:gtnggrow01 

另外一个是0.99美元的com注册码 我试了可以 但是到支付方式的时候 国内的信用卡貌似不行~~有其他方式的朋友可以试一下 或者像我一样提交tickets给他们 然后等他们回复 看他们心情了。。。~~

优惠码:scott99

日志完毕!

lightning线比较

Lightning to USB Camera Adapte与Lightning to SD Card Reader的比较

早先买了个ipad ,然后想用ipad看相机上的照片,通常来说 我是用读卡器或者usb数据线读到电脑上然后通过dropbox来看。但是碰到个问题,由于每张照片都要5兆左右的空间,所以通常需要很久dropbox才能把照片上传到服务器上,然后ipad才能看到照片,对于有4G网络的ipad和不差钱的看官来讲或许这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只有wifi的我们来说就不行了。于是到苹果官网上找到这两个东西
Lightning to USB Camera Adapte、Lightning to SD Card Reader。

看苹果官网的介绍,只说是能放jpg和raw的照片和h.264和H.264 和MPEG-4视频,很迷糊,上网搜搜 也不清楚 ,所以联系客服。以下我总结了一下我的问题以及回答:

1.问:Lightning to SD Card Reader支持SDHC卡和SDXC卡么?

回答:支持。

2.问:Lightning to USB Camera Adapte可以读U盘上的照片和视频么?

回答:支持。

3.问:Lightning to USB Camera Adapte读U盘上的照片和视频会因为他们他们的存放位置而不能读取吗?

回答:不会因为照片和视频的存放位置而不能读取

还有就是我问的一些关于售后的问题,比如说能否退货之类的,答案是相当满意的,能全额退款。

最后猜猜我会买哪一款呢?

2012年年终总结

1最大的莫过于小家佑的到来
2相机买了镜头2个
3买了IPAD
4买了VPS
5工作方面,二级建造师法律实务没过
6参加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项目经理培训考试,成绩没出估计困难
7年末跟老婆驾车去句容2次办会计证再教育
8家佑去苏州看病2次,一次是黄疸,一次是湿疹
家佑去昆山看病多次,13天黄疸后30天左右又到中医院 黄疸
湿疹去医院,发烧2次,一次贴退热贴退去,一次在医院用药退去
9家佑咳嗽,可能大人过的挂水一周,停开车回家一周
10去苏北喝酒